我院名誉院长欧阳中石先生逝世

发表时间:2020-11-05 15:08

微信图片_20201105151006.jpg


我国著名学者、教育家、书法家,中央文史馆馆员,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第八、九、十、十一、十二届委员,中国书法家协会原顾问、当代书法学科建设重要开拓者,首都师范大学中国书法文化研究院教授、名誉院长欧阳中石先生因病医治无效,于2020年11月5日凌晨3时18分在北京逝世,享年93岁。先生的告别仪式定于2020年11月11日(星期三)上午9时,在八宝山殡仪馆大礼堂举行。


微信图片_20201105160237.jpg

欧阳中石先生为人民艺术杂志及人民艺术院的发展,倾注了大量的心血,多次亲自审阅稿件,并为人民艺术题写院名及院训,先生的厚爱才有人民艺术的发展和今天,人民艺术同仁与先生的拜会的情景,恍如昨日,我们永远记住您的题词精神:“人民艺术   承传文明”,苍天悲恸,大地呜咽,先生之风,山高水长。



人民艺术院党支部

人民艺术院全体同仁敬挽




欧阳中石与《人民艺术》


文/李优良


从拜识欧阳中石先生至今,屈指数来已十五春秋。聆听先生的教诲、沐浴先生的恩泽,一路走来,我不仅在学习书法研究与创作上有了本质上的提升,也在工作和生活上有了非常大的跨越。从当初一个活动的一次题字,使我走近先生,让我把一个“艺苑名家”的栏目变成《书画鉴赏》的内刊,又到《人民艺术》杂志以及今日的“人民艺术创作院”,每一步发展都浸透着先生的心血,这其中不仅是先生对我的厚爱,更是他对于中国文化的挚爱,这让我作为学生感到荣幸和自豪。


微信图片_20201105150937.jpg


记得当年我在报社《信息导刊》做编辑的时候,为增加刊物的文化品位,丰富刊物的内容,由我建议增设“书斋撷趣”和“艺苑名家”栏目,领导同意后这个栏目就由我来主持了。于是乎我把我的想法如实地向欧阳先生做了汇报,先生说要做这个栏目很好,但一定要有所作为。并且说“书斋撷趣”与“艺苑名家”一定要有联系,能起到相得益彰的作用。因为“艺苑名家”。仅是以图片为主的一个艺术家的简介和作品欣赏,如果把“书斋撷趣”展开,增加书画艺术方面的知识趣闻,名人轶事,这样就会使杂志的内容更具可读性和趣味性。同时先生对“艺苑名家”栏目提出了几点要求,他说:首先你们是人民日报的刊物,一定要有其水准,首要的就是专业,也就是说你所介绍的艺术家一定是专业的书画家。什么是专业的,那就要你去认真的研究了。当然,你这个编辑要具有相当的艺术鉴赏水平,那么如何衡量艺术家的专业性呢?那就是专业创作与文化修养;其次是客观公正,为什么说当编辑要客观公正,对于所刊载的艺术家不能有亲疏远近之分,唯学惟艺,不能有私心杂念。只有这样你作为媒体的声音大家才能相信。那么这样就奠定了我要说的第三点权威高度。说的权威就是我们发出的声音具有相当的高度和导向作用,基本可以视为主流艺术的正见。所以我们在艺术家的选择上要有一个考量,同时对其作品的选择也要是其代表风格之作,把这本刊物的这个栏目做成专业的权威栏目,能以此栏目客观反映中国书画艺术的高度和水准。就是沿着先生指出的思路,这个栏目我做了两年,先后报道了一百多位中国当代杰出的书画艺术家,他们的平均年龄都在七十岁以上,都是艺术名宿、文坛硕儒。像秦岭云、卢光照、崔子范、刘文西、黄苗子、郁风、王学仲、汤文选、谢云等等。同时我从他们这些德高望重的艺术家身上学到了他们为人从艺的品德和修养,感受到艺术家的那种对文化的敬畏和对艺术的执着。以及对艺术创作的严谨。这个栏目很快得到社内领导和社会上的赞誉和支持。欧阳中石先生亲笔为该栏目题写了刊头“艺苑名家”,至今我还保存着题字的原件和往期的杂志。每每翻看都能感受老师的温暖、感受这段历程的充实,也是这段工作拓宽了我在书画方面的工作局面。


微信图片_20201105151002.jpg


2005年报社部门整合,由于我在书画方面熟悉,任命我为文艺部副主任并主持日常工作。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举办殷墟申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全国书画展”,该展在当年三月二十日在国家博物馆中央大厅展出,欧阳中石先生亲临开幕式现场。这是我策划并成功实施的第一个大型书画活动,实现了良好的社会及经济效益,我也从中了解到艺术与市场的关系。为了更好地开展工作,与书画家建立一个联系的纽带,搭建一个文化艺术平台,我向社里建议能否出一本专业的书画刊物,领导说可以,但是没有刊号怎么办?最后还是我到新闻出版局申请了内部刊号。这些都弄好后我去向欧阳先生汇报,先生说办杂志可不是件容易的事,一定要谨慎,媒体可不是拿来一些文字和图片发出来就行了。他说媒体是有思想性的,有它独到的品味、有自己的格调、有独特的视角、有自己的风格和声音。先生说你来办能行么?我对先生说:“我就试试吧,看着自己的能力,再说做书画专栏也两年多了,对这些有一定的基础。” “那么这个刊物叫什么名字呢?”我说:“叫篷书画鉴赏如何?” 先生说:“‘赏’可以,‘鉴’就要有一定高度和难度了。” 我说:“有老师您和那么多艺术家的支持,我有信心。”当然先生是第一个支持我了,为我题写了刊名《书画鉴赏》。拿着先生的题字,我是既兴奋又有说不出的压力。你说这如果办不好,岂不对不起欧阳先生和大家的厚爱?在社领导与同事的支持和共同努力下刊物如期面世,并且办了好多期,看着一本本如期出版的杂志,我心里还是蛮有成就感的。


微信图片_20201105152151.jpg


欧阳中石为人民艺术题字


2009年我又调入《人民文摘》杂志任副社长,原《书画鉴赏》在我离开后停刊。《人民文摘》是一本报社的老刊物,有固定的读者群体。为能继续发挥我的作用,拓宽杂志的读者群体及覆盖面,社领导提议由我牵头创办《人民文摘—特刊〈人民艺术〉》。开办伊始,是由我几个热衷于艺术的朋友参与的,我只负责采编业务。运作一段时间以后,由于各种原因项目几近搁浅,此事因我而起,我如何对得住领导及艺术家的期望?这件事我也曾向欧阳先生说起过,先生勉励我一定要好好的做下去,这也是挑战自己、锻炼自己的一个很好的机会。欧阳先生说:“我支持你!”听了先生的话,我下决心克服一切困难一定要把《人民艺术》做成艺术界响亮的名片,打造成艺术界的高端平台,为我们的文化艺术作出一点贡献。


《人民艺术》创办之初,欧阳先生不仅为杂志题写刊名,还就刊物的编辑排版提出了很多宝贵的意见。他说《人民艺术》这个名字很好,艺术就要为人民服务,用艺术讴歌时代,用艺术装点生活,用艺术去表达社会的真善美。而真正的艺术来自于人民、来自于生活。同时艺术的范畴包含了很多:曲艺、书画、雕塑、剪纸等等。而对于这么多分类,要有所侧重千万不能成为杂烩菜。他说一本艺术类的刊物,既要有其一定的思想性,又要有它期刊的风格,同时也要有一定的风向指引。人民艺术是《人民日报》旗下的刊物,要有《人民日报》的高度和水准。第一期出刊前,先生百忙中审阅了草样,并对里面的文章提出了具体的修改意见。从文化的高度展示艺术与艺术家以及艺术市场。既要弘扬传统经典,又要展现时代内涵。看着八旬老人对我们这样的支持,我的内心惶恐不安,有一种莫大的压力。我把先生的话给编辑部的同仁们传达后,大家都很兴奋。从第一期开始至今《人民艺术》已连续出版十多期了。为了支持我们的发展,每一期不论先生多忙都会给杂志题字。并在同一时期先生可能会给其他媒体题字,但当给《人民艺术》题字时,先生总是说我们题的和他们的不一样。每一次去先生家里取题字或是送杂志看到先生那么忙,每天那么繁重的接待和教学任务,真的都不愿意烦扰先生。有一天我看先生实在太累了,我在先生家坐了一会儿,看他与来访人员谈事情,我想今天先不说了,就在我起身准备告辞的时候,先生说是不是这期杂志要题字了?我只好说是,先生说明天下午你来吧!先生就是这样一直支持着我。从杂志创刊以来,几乎每期都有先生的题字,我也因此得以亲近老师。先生每期都会认真阅读我们的刊物,其中有一期我们在大家栏目中刊发了一篇南方某画家的作品,先生看后说:“小李,我们不能什么样的人都刊登呀!要考量一下这个人究竟是什么样的一个水准能否称之为大家?”先生一向是治学严谨的,所以他也要求我们这。欧阳中石先生是当代大家、文化名宿,能见到先生一面也是很多书法家、文化人的愿望。因先生年事已高,事务繁忙,这些应酬一般都很难成全。但先生还是见了《人民艺术》的全体同志,并说有时间一定到编辑部看看大家。先生说从事文化艺术方面的工作是很幸福的一件事。


微信图片_20201105152315.jpg


人民艺术杂志


《人民艺术》经过两年多的努力,在社会上具有了一定的影响力,得到了艺术家们及社会公众的认可。为了能更好的适应市场发展,我们在2013年成立了“人民艺术创作院”。该院作为《人民艺术》杂志的运营单位和经营实体,目的是适应文化市场的发展。欧阳先生知道后很高兴,遂为我们题写了“人民艺术创作院”以及创作院的宗旨精神“人民艺术 承传文明”。目前“人民艺术”己发展成集创作出版、媒体网络于一体的综合性单位。人民艺术展览馆在北京饭店挂牌及我的个人北大书画展开幕的时候,先生亲自到场。当着众多参观观众及媒体的面,我向先生鞠下深深的一躬,同时也是代表“人民艺术”向先生致敬。看到先生脸上欣喜的笑容,我真的有说不出的幸福。我与先生汇报了人民艺术除了刊物外还有人民艺术网、人民艺术创作基地,以及全国六家分院。先生说"你干的很好,有这么多人支持,又有人民日报这个平台,将来会有更大发展!”从一个栏目到一本刊物,再到专业艺术创作员。每一步我都走得很踏实,每一步我都走得很顺利。这是因为我们身后有先生的支撑。每每翻看杂志上先生的题字,都能感受到一种说不出的幸福。我总是在家中欣赏先生的题字书作,学习和揣摩、感悟和思考。我们院长乔纯章将军提议应该把先生的手迹整理成书,既增文瀚之光,又有文化传承。这些作品尺幅大小不一,但都是先生的精心之作。更重要的是这都是先生随手率意之作,然而其内容却是先生的心声、先生的思想。书以文贵、文以字美。通过这些作品可以看到先生思想之光辉,更能看到先生书法之神韵。并且这些作品记录了先生对《人民艺术》的厚爱,对文化事业的厚爱。我想说一句“今生有幸为师之门下”。


| 相关机构
人民网                       中国美术家协会                    北大文化书法网                     北京正德书画院                    环球文化网                     作家网
光明网                       中国书法家协会                    中国美术大观网                     中国艺术收藏网                    贸讯网
人民艺术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