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艺术走进中央美术学院教授于光华的“花鸟世界”

发表时间:2020-03-22 09:30


于光华,男,1959年生于济南市。1981年毕业于山东工艺美术学校国画班、1985年毕业于山东艺术学院美术系并留校任教、1993年考取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花鸟专业硕士研究生、1995年任教于首都师范大学美术系国画教研室、1999年至今在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花鸟工作室任教、2007年考取张立辰教授博士研究生,曾任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学院花鸟系主任,现任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学院书记,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作品多次参加全国性美展并被多家美术馆收藏,被多家杂志、期刊、画集发表。

     于光华是著名花鸟画家,他笔下的花鸟来源于自然造化,在他的艺术作品中,他用笔的酣畅淋漓,技法的巧夺天工,无一不体现了博大的人文情怀和天人合一的哲学观念。人民艺术走进中央美术学院教授于光华的“花鸟世界”。

于光华先生和人民艺术总监陈琼

      陈琼:于教授好!感谢您在百忙之中接受人民艺术的采访。首先我先自我介绍下咱们的人民艺术杂志及人民艺术网。咱们杂志隶属于人民日报,由人民周刊主管,一个艺术类的期刊。人民艺术网是人民艺术杂志的官方网站。由欧阳中石先生为顾问的学术带领下,先后采访了诸多名家。对于教授崇拜已久,有幸有机会采访到您,分外感到荣幸!

     陈琼:我们都知道于教授是山东人,毕业于山东工艺美术学校中国画班,后来又考取山东艺术学院美术系,并留校任教,1993年考取了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花鸟专业硕士研究生,毕业后在首都师范大学美术系国画任教研室主任,后来又回到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学院从事中国画教学,直到今天。您的经历一直是在学校,您的学生桃李满天下,学生们都称您是“恩师”,请谈谈您对中国画教学上这么多年的经验和体会。

     于教授:你说的没错,我一直在中国画教学的一线,从学校毕业,就没有离开过美术教学。在中国画教学中,我觉得从临摹、写生到最后的创作,每一个环节都尤为重要。
     首先要明确临摹的目的是什么?临摹是学习中国画特殊的绘画语言,临摹不是应付作业而已,它需要在临摹过程中掌握和了解历代经典的绘画技法,在以后的写生过程中才会游刃有余。我小的时候,生活物资还十分的匮乏,没有钱去买画册,那会儿接触最多的就是小人书、连环画。我一有时间,就拿吃早点省出来的2分钱去书摊上看小人书,然后默默地用脑子记小人书上的图画形象,回到家中,便把脑子里的图画画出来。现在画册种类很多,印刷精良,数量也非常多,现在学画的孩子们可以去临摹的画册非常多。所以,临摹对于一个学习中国画的学生来讲,是绘画的初级阶段。
     其次就是写生,在写生观察中,认真仔细地研究物体的物理结构。比如有时看到一块大石头,你就感觉特别像八大山人的石头作品;另一块景致又感觉特别像徐渭的某张作品,当这种感觉不断出现的时候,你之前临摹的那些经典的作品图像就会不断地展现在脑海里,使你很快就能确定用什么样的技法和笔墨来表达。

版纳印象248+129cm纸本水墨2014年

        陈琼:请您谈谈中国画中的写生与创作的关系?

     于教授:人是一个有生命的精神的运动体,所以在写生中,要把握最初阶段的强烈感受,然后抓紧时间,随机而发地把它表现出来。回来之后可以再整理、思考、创作,沿着思路不断地补充,这是写生的第一步。第二步就是如何运用笔墨表达,尽可能利用书写性的笔墨来解决写生和创作的问题。当我们在生活中,遇到刚才的情境时,实施写生创作的过程本身,既有技术层面的运用,又有精神层面的表达,它们是统一体,技术助力于精神,反过来精神策动于技术。这里面又有每个同学的人文修养、生活经历以及老师、同学、父母所传输的各个方面的精神因素,如果学养充足,便会自然而然地注入到你的笔墨里面。

     陈琼:是什么样的成长经历,使得您对绘画这样始终执着的热爱?

     于教授:我出生在济南市一个教师家庭,父母都是老师,我从小的学习成绩还是很不错的。当时我很迷恋画画,非常痴迷,那时住在济南的大明湖岸边,天一亮,我就带着画笔去湖边写生。早晨打太极拳的、练武术的都是我很好的人物模特。当时父母一度不太赞成,因为当时有句话说:“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父母觉得,画画走的是歪门。
     后来我赶上了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最后一批,同学们都要到农村去参加劳动学习,大家第一次离开父母,有的哭,有的害怕。但是我那会儿并没有像大家那样反应强烈,我觉得不管在哪儿,只要能画画就行。因此,行李中,我带足了画画用的纸和笔、画夹、画箱等工具。后来1977年恢复高考,我先后考上了山东工艺美术学校、山东艺术学院、中央美术学院,毕业后先在山东艺术学院任教4年,后又到首都师范大学任教4年,再回到了中央美院一直到今天。

版纳之春183+95cm纸本水墨2014年

        陈琼:您是张立辰先生的高徒,秉承先生的花鸟大写意文脉的同时,您也一直努力地在张先生的教导下不断进行新的探索,您是怎样看待写意花鸟画的?谈谈写意花鸟画的发展规律和发展趋势?
     于教授:写意花鸟画是中国绘画艺术里面非常独特的一个画科,在中国古代绘画中,人物画、山水画的发展程度相对完善一些,独立的时间较早。起初花鸟在人物画中只是作为一个衬景、补景出现,花鸟画独立的成熟期应该是在唐代,五代时期就发展地更加完善了,已经形成了一个独立的画科。
     五代花鸟画的代表画家最突出的有黄荃、徐熙。黄荃是代表了富丽堂皇的宫廷画院的风格,徐熙则代表了散淡朴素的文人画风格,“黄荃富贵,徐熙野逸”,这句话实际上就说明了花鸟画发展的两个方向。但我认为,中国的绘画,无论是工笔还是写意,它都是具有写意性,包括民间美术,其实也都具有写意性。大家现在所提的工笔、写意,只是在绘画形式上的一种区分。工笔相对更谨细一些,所表现的物象更写真、精微,笔线、色彩更工致;那么写意画就是更简约,更概括,更精炼,用最凝练的笔墨语言表达丰富的内涵。写意画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形而上的东西要求更多一些,除了画面中的笔墨形象之外,还有更多的精神因素蕴含其中,因此写意画在精神层面上的要求会更高一些。
     写意画发展成熟期大概是在宋元以后,到了明清时期已经发展到一个比较完备的阶段,尤其是明清时期几位大师的出现。例如林良、吕纪、青藤、白阳、八大、石涛,再往后就是扬州八家、海上画派,尤其是赵之谦、吴昌硕、任伯年等为代表的画家,他们将金石书法入画,从而形成了文人画发展的重要时期。
     在我看来,写意花鸟画发展到明清,从形式到绘画语言、以及画面的结构关系,都已发展到极为成熟的地步。诗书画印的综合体现,都是一幅画结构里面不可缺少的部分。画家完成作品后题诗、落款、盖印,于是诗文、书法、篆刻等都和绘画紧密地联系在一起。这种诗书画印四全的体现,吴昌硕表现的极为突出,近代的潘天寿、齐白石等画家,在这方面对中国画有非常大的贡献。

红高粱183+95cm纸本水墨2006年

        陈琼:您觉得绘画,艺术,需要有天赋重要,还是后期的努力重要?
     于教授:无论从事什么行业,要做到出众如果没有天赋就会处于劣势。从事艺术创作,有过人的天赋非常重要。天赋是一个玄之又玄的东西,在绘画中,灵性、创意、审美、意境的营造是一个综合的体现,而这些都和天赋紧密相关。当然,后期的努力和勤奋也至关重要。
     人可以逼迫自己去做某件事情,但是很难逼迫自己去喜欢上某件事。当对一件事热爱到痴迷的时候,就会带来的巨大的动力和忘我的精神,因此我认为天赋与努力两者相辅相成,缺一不可。
     陈琼:这几年中国画的市场比较活跃,您怎么看待艺术和市场的关系?
     于教授:现在艺术市场还是比较繁荣的,从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一直到现在,都是按照市场的规律不断发展的,最早的市场生力军就是画廊收藏家,他们对艺术的理解不是很高,只是改革开放以来,经济提高了,民间收藏热跟着提高。目前的收藏家和一些鉴赏家不断地提高自身的鉴赏力,收藏的层次也不断提高。现在市场我觉得基本上可以分两个不同的层面,一个是学术性较强的,再就是具有普及性的,由于经济或者其他原因,一部分年轻人还没有达到应有的高度,但他们的艺术作品又能得到普通百姓的认可,大家也愿意收藏。由于这些作品流通性较强,画商就会运作普通层面的绘画市场。现在拍卖会很多,一些古画从收藏者手里调出来挂在拍卖会的预展上,整个中国的文化市场转动起来了,大家平时见不到的,私人手里藏的,现在都可以看一看,预展本身也是艺术的推广和交流,让大家一饱眼福。当然作品有高低之分,收藏家们不断比较艺术作品,提高鉴赏力,因此我觉得绘画市场随着中国文化、经济的发展会越来越好,越来越规范。
   

陈琼:于教授谈谈自己的新闻媒体宣传和书画展览有什么计划和打算?
     于教授:说来很惭愧,我不太在新闻媒体上做宣传。因为平时教学任务比较繁忙,稍有空闲我就想创作一些作品。我也没有出版装帧豪华的画册,到现在就是一套前两年出的作品集和白描集。我比较宅,喜欢清静,不玩微信,不接陌生人电话,当然,人民艺术的电话我还是要接的。书画展我也没怎么做过,今年五一,在山东青州的龙泉画馆,经画馆负责人几次三番的要求,我翻找出了49幅自己的旧作,勉强做了一个展览,没想到还在美术界、收藏界、媒体界得到了高度的关注。我想等我离开教学岗位之后,有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再努力地创作一批作品,再做一次自己满意的展览。

从写生到创作

关于花鸟画教学的几点思考

于光华

     中国画教学遵循“临摹、写生、创作”的基本程序,从教学规律上说,它可以看作学习与教学的三个阶段,但作为一个完整的系统,这三个阶段又是互为因果、不可分开的。临摹可以作为写生的基础,写生可以看成创作的成因,但创作也可能反过来促成临摹与写生的深化。所以在教学中,以某一阶段为主导动机,合理地融入其他两阶段的创造性理解,是学以致用的有效体现。写生与创作之间也存在这样一些具体的课题。

     一、花鸟写生的特点与基本形式

     在传统绘画中,写生是专对花鸟而言的,即花鸟画的目标是表现自然中动物、植物的生机与灵性,笔墨作为表现过程中的语言形式,虽然本身也具有生动韵致,但归根结底,还是以反映物性特征与自然生韵为上乘,是与物象生机融合为一体的即时性语言。也就是说,生机是活的,语言也应是活的,而不是僵化的不变的模型。这是区别于西式静物画与某些装饰形式的主要一点。

     从体察物象生机、表现自然生韵的目标看,花鸟写生应注意如下几点。首先,花鸟写生在观物方式上应将目力观察上升到以心体察的高度。清人邹小山说:“今以万物为师、以生机为运,见一花一萼,谛视而熟察之,以得其所以然,则韵致丰采,自然生动,而造物在我矣。”可见谛视而熟察,是窥见生机的门径,这就要求能观物入心、体察入微,而不是粗枝大叶的理解可以奏效的。

     其次,花鸟写生应抓住大势。在强调观察入微时,不能陷入细节之中而不见全牛。其根本道理仍然在于对物象生机的撷取。因为花鸟对象虽姿态万千,但物物皆有一种生机,这种生机首先表现在体势上,即它的生长姿势,是挺直还是盘曲,是倒垂还是仰攀,是初生还是垂暮……,所有这些都生动地反映了生命的过程和力量,因此抓住了生机的主体,其他细节随势安排,也就合情合理一气呵成了。

     以表现生机为主,花鸟写生的基本形式有三种。第一,深入细节的局部写生。这是分析研究结构,进而探究生机的基本方式。只有深入细节,才能对物象有体察入微的认知,才会深入内心,形成长久的记忆。第二,以反映大势为主的整体写生。无论花草树木、鸟兽虫鱼,若求其整体生动,就要抓住其生长活动的大势,然后再深入细节。所以从整体观察入手,以大的生长姿势为要,是反映一个整体物象生机气韵的切入点和关键处。尤其写意花鸟,更要将物象大势与笔墨的生动表现相统一,才会产生“不求形似”,而生韵、气势具足的效果。第三,以累积记忆为特征的印象写生。长期的写生观察,会在记忆中储存大量的写生信息,包括临摹中存储的前人的绘画图式,当面对物象时,这些以往的信息被激发出来,会形成亦真亦幻的意象图形。当落笔之时,便会产生既真实又有距离感的写生之作,这也是写生的一种形式。当然,从某种意义上说,这其实已是创作了。

     在传统花鸟画的构图形式中,折枝主要对应于局部细节写生,而全景花鸟则主要以整体写生与累积记忆为主。传统的工细一路的花鸟画,从写生的角度立意构图,所以多营造实境。而明清之后的写意花鸟,逐渐将物象生机与笔墨气韵合二为一,在表现上也不再拘于实有之境,显得更为自由和更具人格精神色彩。

     二、写生中的创作意识

     花鸟写生首要目的是为表现物象的生机神韵,而实现这一目标的过程,自然包含了体察与表现两个内容。经过谛视而熟察,我们由目及心,领会物象的结构与机趣,而一旦落纸,还要将笔墨的生动性与个体的性情修养等内在因素,自然地融入其中,形成物象生机与笔墨神采的浑化无间,创造出生动的意象境界。所以主动的创作意识与写生是不矛盾的,更进一步说,写生中的创造性是必不可少的,是表现物象生机的手段,甚至成为物象生机的一个重要部分,就如顾恺之画裴楷像,在颊上益三毛一样,是对象神采与作者风神在迁想中的妙合。

     在美术学院花鸟画教学中,写生作为教学体系的重要一环,已经受到越来越广泛的重视,社会各阶层的创作者也已认识到写生对于创作的意义,因而投入大量的时间与精力从事写生实践。从现实情况看,当代花鸟画在写生方法、写生形式、写生题材等方面,都比以往有更大的拓展,产生了许多新颖的作品,这是花鸟画发展的积极的方向。但也必须看到,当代花鸟画写生也存在着许多值得探究的问题。一是对写生传统理解不深,对物象生机体察不够,走向拘于物象、过细描形的表面化倾向。有许多创作者有较好的塑造能力,习惯性地将固定视角的如实描摹看作写生的根本方法,忽视甚至不知道笔墨造型的规律,使花鸟写生难见生意,更看不到笔墨之美。二是套用经典的模式化倾向。在写生中参照临摹过程中积累的经典图式是完全合理的,但前提是写生物象的大势特征符合经典图式的结构,也就是说,写生中观察到的物象与前人的图式相合或相似,这时合理地借取就成为学习的捷径,再加上自己的理解,创作出完整的作品,不失为一种正确的取法路子。但过分地依赖前人的图式,甚至不惜改变物象的真实感受,以屈就前人的图式,这是“伤物”作法,是不真实的,因而作品也很难打动观者。三是对创作的肤浅化理解。在写生中加强创作意识,克服物象的拘限,创作出既见生机又合于画理的作品,做到这点已很不容易了。但还须更进一步,在画境的提升,以及文化品位上有更高的追求,这也是使创作走向深层次的必然选择。但值得注意的是,有一种创作倾向阻断了画境的提升,这便是在写生中所形成的对创作的肤浅化处理。其一般表现是,习惯于对景创作,也可称作写生的创作化。当面对物象时,其激情得以调动,往往下笔有生动意趣,能抓住物象的大体形神,画面处理也能观照周全,基本可称完整的作品。但在细节上往往不能深入,许多结构性笔墨似是而非,如画花时,只见一团色彩便纵笔点涂,对结构观察不细、交待不清,长此以往,形成为一种习气,误把浓淡跳动的笔墨技法认作物象生机,使写生停留在简单重复的层面上,不能再进一阶。这样的结果便造成一种弊病,可以称为“写生依赖症”,即在对景写生时,尚能画得生动完整,离开写生环境完全进入创作层面时,便无从下笔,勉强画出来的作品,神思枯槁、笔路简单,毫无生机可言。这一弊端表面地看,原因好像是依赖对象的习惯思维所致,深层地看,其实还是观察不细、体察未曾入心造成的。古人创作与写生多采用“目识心记”的方法,目识是观察,心记是体悟,是在心中储存笔墨意象,当做到“胸有成竹”时,“振笔直遂”才会见出物象生机与笔墨神采,所以欲克服“写生依赖症”,除了谛视详察,以体会物象生机外,还须加强内在修养,在诚意、立品、学文、博艺等各方面都要有长期的积累。张璪说的“外师造化、中得心源”,正是指出了两方面功夫的重要,偏废哪一方面,都不能达到真正高的绘画境界。

     三、创作形式概观

     在写生基础上进入创作,易得物象神态与笔墨表现的生动性,尤其对景创作的现场感,也是感染观者的重要内容。当代信息与交通的便利条件,为我们外出写生提供了帮助,只要正确认识与真诚对待,从写生向创作的过渡是顺理成章的。

从表现形式与创作理念看,由写生进入创作有三种基本形式。第一,尊重物象的真实感受为主要特征的实境化创作。写生以展现物象生机为首要目标,物象生机给我们的感受是即时的、生动的。当我们走进物象所处的自然环境时,物象生机会形成一种强大的气场,使我们不由得随之激动,会产生一种表现的激情,这就是创作的真正动力。然后我们逐步地深入物象的细节之中,通过观察、体悟,不仅明了物象的结构,还要感受其生长的活力,如花、茎、叶的生长姿态、特点,与周围环境的关系等等,将真实的物象之形在心中大略转化为笔墨之象。最后,将大势安排在纸幅上,刻画其细节内容,在充分尊重物象形神的基础上,以生动的笔墨将其表现完整,使既合于物理又合于画理。

     将实境上升为画境的创作,可以采取简洁的折枝形式,也可以采用复杂的全景构图,当以全景构图时,应区分表现的主体与副体,不可主次不分、面面俱到。另外,取实境创作时,要把握好实境与写实的区别,实境主要在于对物象真实的感受,在于物象真实的生长势态与生长环境,不可将实境片面地理解为写实,忽视了创作的主动性与趣味性。

     实境创作要经过取舍剪裁,所以艺术处理的空间仍然很大。要用心体会黄宾虹说的“舍取不由人”、“舍取可由人”的道理,在实境的经营中,创作出独具眼力的作品。

     第二,真实物象的意境创造。将写生中的真实物象置于意境空间之中,以实现情境的升华与再造,因此物象所处的环境不必实有,但却是合理的,合乎自然的。这需要对物象的写生既能得其生动的韵致,也要知晓其生长环境的合理性,不能因为造境而悖于物理。显然,这仍然要有长期的写生积累作为基础,脱离观察和体悟的人为造境,难免会有悖理逆常的短处。

     对于意境的创造,多数应以其他物象为辅助手段。如在早春写生一枝梅花,倘若这时想起唐人张渭的《早梅》诗句:“一树寒梅白玉条,回临村路傍溪桥”,那么可以借此诗意添加石壁与流水,构成一树临水的意境,显然这更是一幅有意境的创作。在写意画中,意境的创造有时也可只以诗文题跋延伸,如八大山人的画中,有时只画一只鸟或一尾鱼,然后在空阔的背景上题以诗句,这样借诗文的内容扩展画的意境,这是文人画营造意境的常用方式,需要很高的诗文修养和联想境界。

     第三,借助山水的造境形式。花鸟画也可以借助山水的造境形式,这种形式和全景花鸟中对环境的交待不同,是将作为物象的花鸟置于山水之中刻画描绘,即以山水的形式展示花鸟的细节。这样的例子很多,如八大山人的《河上花图卷》、潘天寿的《小龙湫下一角》、郭味蕖的《大好春光》等。使用这种造境形式,视野开阔,意象繁复,易于深化题旨、扩展画境,是一个值得尝试的方向。

第四,注重画面构成与装饰的创作形式。当代文化的融合与多元条件,为传统的创作形式提供了许多借鉴,花鸟画的创作在吸收其它艺术形式以及外来文化养分方面也产生了许多有益的成果,加强视觉形式的构成意识以及适度的装饰化,为当代花鸟画带来了视觉上的新意,也是创作上值得关注的方向。但借鉴必须有清晰的理路,即强调构成形式时,在画理上应符合中国画的结构特征,也就是基本的虚实、开合等关系;其次,装饰化应不损抑中国画笔墨造型的优势地位,如对于肌理与笔墨的判断应有清晰的度的把握,否则易流于制作与工艺倾向。

     总之,花鸟画写生是体悟自然生机、创造画法画境的必由之路。从写生走向创作,既需要面对生活的激情,也需要丰厚的技法与修养积累。相信在越来越重视写生的今天,花鸟画也会有更光明、更宽阔的发展前景。


友情链接 LINKS
| 相关机构
人民网                       中国美术家协会                    北大文化书法网                     北京正德书画院                    环球文化网                     作家网
光明网                       中国书法家协会                    中国美术大观网                     中国艺术收藏网                    贸讯网
人民艺术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