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川淮:书协换届,比的不是谁的字好!

发表时间:2020-06-05 10:53

书协换届的思考


□吴川淮(艺术评论家)



  在艺术界,书协换届可是一个重要事情。要么是一片沉默,要么是引发“地雷”效应。书协换届为什么重要?因为社会各阶层写字的人很多,书法成为最具有社会性的艺术,参与的人众多。谁在书协能当上主席、副主席,不是领导胜似领导,至少要列入社会贤达之流。几年前,某省书协换届换出了几十个副主席,一时间,网络与纸媒的评论甚嚣尘上,连对书法比较冷漠的《南方周末》也加入了其中。可以说在当代所有的艺术中,书法的门槛很低,各省市的书协会员多如牛毛,只要是中国人都会写中国字,毛笔字写得好不好坏不坏,都可以成为书法家。仅一个省的各路诸侯就有很多,换届如同谁都能上台唱卡拉OK,即使沙哑着嗓子胡唱,也有比较暧昧的鼓掌。书协作为一个比较边缘化的文艺团体,有的领导认为无非就是写写字,安排谁都可以担任,也就是在这种思维定势下,各路人马博弈,雅俗相混,书协的换届有时候就成了一个乱局。


640.webp.jpg


舒同 草书王焕之句



  经过这两年的整肃,当下书协的换届,相对比较认真,基本在一两天时间完成,紧紧张张,按部就班,圆满成功!过去换届是神仙开会,闲慢散乱,而当下的换届是一个跑步会,气氛严肃,气宇轩昂。报告总结基本是走过场,大会讨论的结果最终是否落实,也是一个未知数,主要是捂住要当选者的名字,造成一种神秘感。待到最后,“潘多拉的盒子”打开了,谁该是什么位置就是什么位置,不是约定俗成,而是已经“安排设计”好了。没有惊喜,也没有意外。一次换届是重新“洗牌”,年龄到了便退下去,年龄之内的情况就复杂了,谁上谁下,各显手段,各自“工作”。换届不是考虑书法家在全国的创作影响、艺术成绩,而是在复杂的社会因素内定出若干条理由进行的重新组合。



  每一次换届都有故事发生,换届前小道消息满天飞,换届后几家欢乐几家愁。书协的换届不是看谁的字好,比这干啥?议论的是谁的背景如何。有的书协换出来的主席团成员, 甚至连中国书协会员的资格都没有,觍着脸站在那里,还好意思!


w.webp.jpg


赵朴初 行书《沁园春》


各地区书协每一次换届,中国因素、中国故事、中国特色都重新演绎了一遍。作为主管部门,对于换届之后的形势发展,有的在换届之前想到过,有的在换届之后没有想到。如某省前后两次换届,恶评不断,甚至影响了某省的书法生态!领导阶层对于整个换届考虑不周,对关键人物考察不周,没有更多地从艺术方面去考量,任人唯亲在书协这个看似并不大的艺术团体中有所表现,但它的负面效应是明显的。 

书协是一个小社会,但这个“小社会”也折射出一个社会的大文章。由于考虑不周,一个团队刚刚评选完就有出师不利的结果。对于书协换届的恶评,也要从几个方面去看,换完了届,就像完成了一件“书法作品”,任人评说。学习书法的人多是老实人,看见如此不满意的结果,从心里发一顿牢骚,不关时局,只关艺术,不吐不快!有人说:“赶紧搞一个主席团作品展览,让大家评评,他们敢吗?”书协主席团的换届成败,可以给以后各省重新换届时作为一种参考,前车之鉴,不可不察!


e.webp.jpg


启功 行书五言诗


  全国各地书协的换届,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就演绎了不同版本的故事,尤其到了21世纪前10年,可谓如火如荼,好戏连台,高潮迭出,眼花缭乱。说到底,这主席不是“仆人”,多少还是一个“官”,官本位的思想根深蒂固,也绵延到了艺术团体。但这几年,书协的换届已不是热点,每个省形成了一定的规律:一个主席以及不超过20人的副主席阵容。书法市场的由热转冷,是各级书协换届从热点转“凉”的关键因素。书法这门艺术什么时候变得纯粹了,它的生态什么时候才能健康。

  换届,对书法家来说要的是身份,尤其是在当下。当上了主席或副主席,润格要上升,人气要上涨,有了这个位置在书法圈子里就有了分量,出去露个脸,副主席!早在20世纪80年代时,各地书协的换届,选出的往往是一些在各地很有影响的书法家,而且书法爱好者的人数也不多,当时的名家润格很低或者没有润格的概念,所以在那个时代,各地书协有德高望重的老先生撑着,书协班子整体的书法水准是比较高的。40年来,书法作为一种艺术运动,已经形成了庞大的队伍,甚至形成了一定的市场。书法作者的书写水平普遍地提高了,那些在国展中获奖的“既得利益者”成了书协换届的主流人物,凭的是啥?就是自己获过奖,获过奖就是实力。曾经几时,中国书协也是把获奖作为衡量一个书法家专业水平的标志,其不同书体的创作委员会委员的标准,就是以某一种书体在全国获一等奖才有资格,因为这样才能平衡,才有说法。70年代曾经批判过“唯生产力论”,而当代书坛是“唯获奖定格”,也因为获奖效应,使很多书法家为获奖无所不用其极。通过获奖,有资格进入某一个地区的书协主席团,成了近一二十年间的一种风尚。也因为书法热,一些官员、商人也挤进了书坛,一时之间,各地区书坛的队伍相当庞大,甚至主席的角色本身就是官员或商人。社会毕竟是社会,存在的即是现实的,都有某种合理性,包括各种症候也都有各种现实意义的理由。而当代打破某种已经形成的“常规”,是这个社会的亮点。近几年反腐及政治纪律,首先是把官员身份的书家基本一刀切地从书协主席团队伍中清退出来了,也使书坛轰轰烈烈的热闹至少减去了一半。书协在整个文联系统并不是很显赫,但它的评选换届结果,全社会都在关注。


r.webp.jpg



邵宇致沈鹏札 


 书协换届从热到冷,是一种必然,甚至整个书法热的渐渐脱“热”也是一种必然。这个社会愈来愈正常,书法专业队伍的小众化、精英化,是书法之幸而不是书法之悲。但40年的书法发展,在某种程度上是一种畸形的发展。我们这一批写字的人既得益于此,亦得损于此。书法作为艺术是不可以跨越式地发展,说到底和老老实实做学问是一个道理。大家都说,当代书法发展的硕果之一是书法列入了中小学课程,现在看来这不全是书法家的呼吁之功,而是中小学生乃至学校老师的手书能力的下降引起社会上下普遍的警惕,所以教育部在这种情势之下将书法列入到基本的课程之中。有人说,我们这个时代是书法的全盛时代,我实在不能苟同,书法已经失去了日常书写的今天,能是一个“全盛”时代吗? 

 过去人们对书协换届的关注,是因为只要被选为主席、副主席这样的头衔就像是有了砝码一样。生活中很多人没有评判书法家水平的鉴别能力,他只是看头衔,有了头衔就有了理由,甚至要价的理由。但这两年,整个书法市场走向比较疲软的状态,消肿的状态,人们愈来愈理性了,愈来愈不被书协的所谓“头衔”所迷信,逐渐地不关心书协“你方唱罢我登场”,而是注重书法家的艺术水平,注重书法家作品的“内在价值”,这才是一个正常的现象。当代书坛之中,王镛、石开是特例,他们不需要头衔,人们就是认同,求字求印,不管润格多高,总是有人求。书法家要活出一种品位,不是靠外界的头衔,而是靠艺术的质量和深度去征服人!



t.webp.jpg


刘炳森 隶书无言联 

 书画市场是一个长远的市场,不是走短线暴富的市场。过去的10年间,确实有人抓住了机会,以自己的“头衔”换了一些银子。这两年书画家的“紧日子”已经开始,不是一股丝丝的凉风,而是情势所逼,是大环境变了。书画家们如果不能清醒地认识自己,如果还陶醉在去追求头衔、追逐书画创作本体之外的东西,他们将愈来愈走入歧途之中。 

 书法是一个写字的行当,把字写好是最大的理由,字写不好,就是万般的“帽子”,吹到了天上,最后也会显出原形。从古及今,书法艺术走了三千年,所有留下的都不是靠什么书协头衔,从文字诞生到公元1981年前,也没有书法协会。当代人能够平心静气地写字,能够回到古人写字的那种环境之中,就是有福了,还管什么换届乎?书法是一个桃花源,不知有秦,不知有汉,多好!


(本文原刊于《艺术市场》2020年5月,略有删改。)








| 相关机构
人民网                       中国美术家协会                    北大文化书法网                     北京正德书画院                    环球文化网                     作家网
光明网                       中国书法家协会                    中国美术大观网                     中国艺术收藏网                    贸讯网
人民艺术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