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敬之
内容详情

时代的歌手 人民的诗人
——访著名诗人贺敬之


文_李优良

     贺敬之,现代著名诗人和剧作家。1924年生,山东枣庄市峄县人(今山东台儿庄)。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第十届荣誉委员。15岁参加抗日救国运动,16岁到延安入鲁迅艺术学院文学系,17岁入党。1945年和丁毅执笔集体创作我国第一部新歌剧《白毛女》,获1951年斯大林文学奖。这是我国新歌剧发展的里程碑,作品生动地表现出“旧社会把人逼成鬼,新社会把鬼变成人”这一深刻的主题。

人民艺术杂志主编李优良与贺敬之老师交流

       几回回梦里回延安,
     双手搂定宝塔山。
     千声万声呼唤你,
     ——母亲延安就在这里!

     这是我很早就熟悉的诗歌,但我不知道作者是谁,后来到报社工作,竟然与贺敬美先生同事。我当时在想,贺敬美与贺敬之是否有关系呢?我的一个同事告诉我,贺敬美是贺敬之先生的胞弟,这样似乎就觉得与贺敬之先生的距离一下子近了起来。在后来的日子里我就更多的关注贺敬之先生了,知道他是文化部长,但更重要的是当代杰出诗人,他的诗歌曾是一个时代的传唱标志。诗人一直是我很仰视敬畏的,他们的胸襟、他们的气度、他们的语言,穿越一个时代,影响一个民族!我的家乡有诗人杜甫、白居易、王昌龄,这些先贤留给我更多的是对诗人的神往和诗意的追求。我在想贺敬之先生是一个时代的诗歌代表,会是怎样的让我遐想呢?近年来随着人民艺术杂志的发展,我们还特别成立了人民艺术诗社,诗歌对我就更加贴近了不少,于是能与时代大诗人谋面,能与人民诗人对话,成了我心中的向往。一个冬日的上午,我和贺敬美先生相约,走进北京的一个普通院落,见到久慕的老部长,敬仰的诗人贺敬之先生。

     来之前听同事讲,说采访贺部长都要先拟好采访提纲,我们这样没有准备文字性的材料,贺部长可能不会和我们聊许多的。我心里想,我们也没有什么目的很明确的,或某一方面的专题访谈,又不是什么节目直播,没有必要搞得那样模式化,和部长随便聊聊,也许会更好一些。我以前只是在电视上或媒体上看见过贺敬之先生,而今坐在面前的贺老似乎和媒体中的有些不一样,更多了几分慈祥,多了几分可亲。在简洁宽敞的客厅里,我们对面而坐开始了这次没有预设选题的对话。出生在山东峄县(今山东枣庄市台儿庄)的贺老由于离开家乡的年头多了,已经没有多少山东的口音,但背影中还是有一些山东大汉的形态,只是由于年龄的关系,显得不是那么伟岸了。贺老说台儿庄大家肯定都知道,那是因为台儿庄战役。我们山东尽出好汉,贺老说山东人是很有文化的不光是好汉,比如,孔子、孟子、王羲之等等,我笑了。是啊,孔孟之乡齐鲁大地焉敢说没有文化!八十六岁的贺老思路很清晰,说到自己一生的经历,依然能从他睿智的目光中看到那种激情和豪迈。

     中国是诗歌的国度,一部《诗经》让华夏人民在平凡的生活和生命中,显得那么的优美和深邃。诗是人们心里流淌的文字,这些文字带来的不仅是对美好生活的写照和讴歌,也是穿透历史文明的力量。贺老说,我们的袓先,在艰难困苦之中,仍能保持一种乐观积极的心态;在苦难悲情中,仍能保持充满纯真的心;在奋力前进中,仍能保持纯朴包容的心。只有诗歌让我们民族几千年的历史写的如此的优美,也只有诗歌,让我们民族经历的坎坷变的如此的美妙。具有诗心的人,是感情丰富、心灵纯粹的人,一个人只有心灵美了,他看到的这个世界才会是美的。古人说境由心生,什么样的内心会对应什么样的外在世界,诗人的敏锐和豁达,会让这个社会变得温暖,会让一个人变得文质彬彬,所以说腹有诗书气自华。贺老说从诗经到唐诗宋词,诗歌从来没有缺席中华民族命运的足迹,没有缺席文化的更替和进展,并且达到一种全人类仰视的高度,而成为人类文明史上的瑰宝和明珠。我们浸侵在这种精华之中,它滋养着一代又一代中华儿女,今天我们依然在吟唱,依然在诵读。

     了解到贺老的经历,你会知道,他不平凡的经历是伴随着共和国的成长而成长的。他是目前唯一参加过毛泽东延安文艺座谈会的文艺家,所以他对新中国文艺的发展有着不同的感触,在延安的那个激情的年代,他用诗歌创作实现革命实践。诗歌不仅是文学,更是一种工具,也是一种武器,感之深,贴之切,才有那脍炙人口的诗句。他十五岁参加抗日救国运动,在年轻的心灵中,追寻着真理和自由,追求着民族解放和国家强盛。十六岁进入延安的鲁讯艺术学院文学系,十七岁的他光荣的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从此他开始了学习与创作。我们妇孺皆知的《白毛女》歌剧就出自己贺老的手笔,这是我国新歌剧的里程碑,作品生动的表现出旧社会把人变成鬼,新社会把鬼变成人的这一深刻主题。

     前不久北京大学与中国诗歌学会联合举办了新诗百年系列活动,贺老说,他看过相关报道和情况。他说,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特点,有一个时代的气象,比如说诗歌,或者说今天的新诗,过去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社会与大众对新诗有不同的看法,也曾经遭到过批评和打压,众说纷纭。其实不管怎么说,只要是表达社会民众的真、善、美,推动民族与社会发展的主题,就是好的,只要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就是正确的导向,可能在体裁上形式上有些争议,这不可怕。说到这里贺老说,我都是平寂已久的人了,你们还来看我。我说您是一个时代的代表,您的文字将传唱于历史上的今天。贺老顿了顿说:“诗人要有诗人的气质,这种气质不是遇到挫折而低头,逃避现实,郁郁寡欢,甚至于一蹶不振,而是豁达与宽容,诗人的胸襟应该像大海一样宽阔、博大、浩瀚,他能经得起任何惊涛骇浪。人的一生不可能没有失误,现在常常一个人静下来,回首往事,我觉得尽管有一些挫折,有过错误,但对党、对人民我是忠心耿耿、问心无愧的,”这就是一个大诗人的真实写照!在我们面前的是部长,是诗人,又是一位和蔼可亲的长者,他不时的为我们倒水,从他身上依然看得出山东人的质朴、直率、爽朗的性格。

     谈到人民艺术诗社,贺老详细问了一些具体的情况,在交谈中得知,贺老曾在人民日报文艺部工作过,这样说来也是报社的老前辈了。他说人民艺术诗社,一定要保持为人民的这一高度,走进人民多创作一些反应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诗歌作品,把我们优秀的民族文化传承下去,用延安精神来鼓舞我们和后代人,不论是什么时候都要让诗歌吟诵在民族的高空,不论是什么时候都要让诗歌绽放出时代的光辉!人民艺术诗社要把事情做好,发挥积极的作用。谈到最近社会上流传的新诗的争议,贺老说他看了一些相关的报道,要透过现象看本质,关键是出发点在什么地方,创作上尝试未免不可,但核心思想非常重要,习近平总书记讲话精神已经为今天的文化创作指明了方向,为人民抒情、为人民抒写、为人民抒怀。在贺老的客厅里挂这延安人民为他送来的剪纸画像,墙壁上挂着书法家以他作品创作的书作,贺老说,小李我求你一张字,你随便写,这一随便写更让我心里沉甸甸的。

    贺敬之,一个深具民族脊梁的大诗人,大作家,共和国的文化部长,他的成就,已经超越了民族,超越了国界,不仅影响中国,更是影响世界,他的作品几十年上演不衰,家喻户晓,妇孺皆知,并被译为多种文字,在多国上演,影响国内外几代人。他在文学创作上的巨大成就,和平易近人的诗人风范,一直受到人民的爱戴,被称为“时代的歌手,人民的诗人”。


| 相关机构
人民网                       中国美术家协会                    北大文化书法网                     北京正德书画院                    环球文化网                     作家网
光明网                       中国书法家协会                    中国美术大观网                     中国艺术收藏网                    贸讯网
人民艺术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