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保申
内容详情

   刘保申,1937年生,河南南阳人,西安美术学院教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陕西省美协理事,陕西省花鸟研究会名誉会长,美国纽约花鸟研究会会长。国务院批准特殊贡献专家,美国博林格林州立大学美术学院客座教授。1960年西安美术学院国画系毕业,之后作为青年骨干公派进修于上海画院,师从吴派传人王个簃先生,广纳海派诸家之长,潜心钻研传统,勤于挖掘生活,融汇中西,独创具有自己特色的艺术风格。在学院执教至今,曾任院教务处处长、院图书馆馆长,桃李千余,遍及海内外。擅长画白孔雀、牡丹、鸡群,号称“长安三佳”。其牡丹色彩多变,技法独特,或浓艳淋漓,娇容如醉,或渴笔勾皴,大虚大空,光彩照人;其白孔雀,借用逆光和外光,虚灵高雅;其鸡群充满田园诗趣。此外所绘之紫藤、青鹭、鸟雀亦有其独到之处。

     刘保申先生数十年来致力于绘画教学的工作,曾出版集毕生所学,深受学界好评的理论技法专著《写意花鸟画技法100问》以及《刘保申画集》、《刘保申画选》、《当代十大实力派画家精品集》、《禽鸟写意专集》、《中国画名家系列画集》等作品专著。
    刘保申先生的代表作,曾作为艺术珍品为美国前总统克林顿所青睐并收藏,美国前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将其作品列入私人藏品,美国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前纽约市市长朱利安尼对刘保申先生的艺术造诣给予了高度的评价,称其作品为东方的艺术瑰宝并将之列入私人藏品。

    在国内,刘保申先生的作品受到了党前主席华国锋同志、国家前主席杨尚昆同志的高度评价,并将其多幅作品收藏。进入21世纪,刘保申先生的作品又获得了新一代党和国家领导人的高度认可和喜爱,2009年刘保申先生的作品《盛春远眺》图被人民大会堂正式收藏。
    刘保申先生曾参加81年全国美展、首届全国花鸟画展及第六、七、八届全国美展。作品被陕西省画院、李可染纪念馆及新加坡、巴基斯坦、美国加州、俄州、康州等海内外的十几家博物馆收藏。被《中国书画大辞典》、《中国旅居海外书画家大辞典》等八家巨典收录。曾在国际国内大展中获两次金奖、一次银奖及多次优秀奖。他多次出访日本、新加坡、巴基斯坦、美国等地举办个展,为推广和传播中国艺术与文化贡献着自己的力量。

   

彩墨华章、海派北风——论 刘 保 申 的 画 韵
——肖云儒

     
      我和刘保申先生都生活在这座千年古城中,各在各的行道里埋头忙碌,心仪已久,来往却不多。屈指算来,这一埋头便错过了五十年!直到最近才系统读到了他近百幅画作精品,久久流连其中,竟然生出了深深的悔意:我怎么就和这位应诌成为知音的仁兄错过了呢?五十年,对长安城而言虽是瞬间,却是我们再也找不回来的大半辈子啊,坐失了多少探讨人生、切磋艺术的机会。
    品味保申的花鸟,会生出许多韵味。眼睛看到的是宣纸上种种具体的物象,情绪却陶醉在物象组构的种种氛围和韵律之中。本来韵味之类的审美感觉是只能意会难以言传的,若要表达,那只好试着分类细说。

   

白彩之韵
    他喜画清一色的白孔雀、白鸡,成簇成团的白羽,占据着大片的画面。画面中心“无色”,实在是一步险棋。但“无色”而有味,呈现出一种“白彩之韵”,却给我们以十分新异的审美满足。如《欲雪》画中的白色鸡群,在白色的微量变化之中,你看到了体态的多姿,生命的鲜活,也看到了无色中的多彩,显示出一种对高雅审美的追求。创作花卉时,画家也常惜彩如金,尤其慎用那种流俗的红色或大反差的色块。有时,他的花鸟会追求一种蓝调和紫调,彩而不艳,华而不俗。如《和谐千秋》,着彩不谓不重,由于有统一的调子,显出了独有的谐和;又着意用构图的上重下轻,来打破这种均衡。
    中国画讲究“墨分五色”,其实何止墨分五色,白也分五色,褐、黄、红、绿、蓝无不可分五色。这常是高人用色的追求。在相同或相似的色调中,以微量的差异显示对象的丰富,显示远近明暗、仰侧驻飞的动态感,那难度是远比异色相间的画法要大得多的。正是这种“白彩之韵”的追求,将孔雀的高洁、雅净和美丽推到极至,也把画家的色彩感觉和趣味推向极至。

光影之韵
    玩光弄影本是西画所长,保申先生融汇吸收到他的创作中来,拓展了以线条见长的国画表现手法,也有利于再现对象在色彩上的复杂感。这可能与他常画白禽白鸟有关,白色的禽鸟如若没有光影之韵的映衬和丰富,几乎难以表现。但在创作过程中,光影之韵渐渐从白彩之韵中独立出来,成为他经常采用的一种独立的技法。他常在逆光、顶光、侧光中,突现对象的立体感和充盈感,刻画对象的动态和细节。如《蕉荫》,刻意皴擦出阳光下的鸡群落在地上的影子;又如《白天鹅》一画,从画中可以看见一对白鹅在水中游动的涟漪。而《撒哈拉草狐》一幅中的树丛,画家先以光影的晕染铺陈树与草的氛围和感觉,然后用简洁的线条提练其神态。地面约略可见树影,造成了草狐出没树丛的神秘感。光与影既然是现实生活的色彩构成,理应成为美术创作重要的色彩要素,保申的探索十分可贵。

   

情境之韵
   在画家的笔下,所有的花鸟其实都是人,所有的花姿鸟语其实都是人情世故。或是一对孔雀恋人般的凝睇相依;或是雌雄两只鸡扑翅逗趣,牵出你少年时代初恋的回忆;或是母鸡呵护着觅食的小鸡,引发我们牴犊情深的共鸣;或是一对雏鹅无邪地跟着父母游戏于水面,去领略未知世界的生命之乐;而每幅画上的孔雀,容貌和肢体都稍有变形,成为了美若天使的少女或贵妇——画家这种将花鸟拟人化的审美意识和艺术构思,使动植物乃致整个世界都有了令人会心一笑的人间情调。情又要以境来烘托。这就特别要提到《北疆月华》这幅画,画家用纯粹的水墨晕染出月色的流泻,以及月光下身披银妆的群鹭仙女出浴般的意境,真让我们对中国水墨的表现力有了新的认识。


构图之韵
    保申先生喜画鸡群、鸟群,有时一幅画竞有十几二十只之多。相类似的个体共处于方寸之地,是对画家构图能力的严峻考验。禽鸟群体的繁复,给构图布局造成了困难,也提供了空间。如《柴篱清静图》中,9只乌冠白鸡错落有致、浓淡有致,在一千平面上显示出立体的纵深。《秋篱》中的15只公鸡,也布设得从容裕如,浑然天成。《双白孔雀》为了强调孔雀王子对自己情侣温柔的呵护,特意将它的羽翼放大到画面之外,用无边暗示爱之屏的硕大。《饱含生机》的构图,则动感极强。两只丹顶鹤在旋转中嬉戏,画面形成了太极图式的动态均衡,是画家对动态构图的极成功探索。
    白彩之韵,光影之韵,情境之韵,构图之韵,——这种交响乐般的复合的韵律,是刘保申创作的主要特色,也构成了他艺术的内在韵律。一位画家在创作中能够形成这样的艺术韵律,难道不是走向成熟的一个标志吗。

2013.5.26.西安不散居


友情链接 LINKS
| 相关机构
人民网                       中国美术家协会                    北大文化书法网                     北京正德书画院                    环球文化网                     作家网
光明网                       中国书法家协会                    中国美术大观网                     中国艺术收藏网                    贸讯网
人民艺术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