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牛送福 新春贺岁:人物画家吴明儿

发表时间:2021-02-08 12:50


  【艺术简历】

  吴明儿,浙江淳安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武警美术书法研究院研究员,浙江省中国人物画研究会会员,西泠书画院特聘画师。

《海的女儿》

国画微信

吴明儿

  中国的艺术审美是写意精神,无论是戏曲、舞蹈还是雕塑,戏台上从来不会像西方话剧那样摆满各种与生活相对应的真实道具,而是通过脸谱、动作、唱词,高度概括、提炼、抽象、夸张、写意;真正做到了源于生活高于生活,不照搬生活,且形到意到神到,艺术的高度、难度和魅力无限;骑马就拿一根马鞭,划船就用一支桨,演员手拿一把扇子在戏里可以是车子,房子,兵器等等,演绎起来如行云流水,栩栩如生,观众看得津津有味,并不觉得晦涩。

  中国最典型的雕塑石狮子,就是夸张写意的狮子,仔细观察比较,没一处是真狮子的照搬,然而它比写实的狮子更威武更庄严更神圣,门口若摆上两只写实逼真的狮子反而失其“真”,份量会轻了不少。

  近现代摄影技术蓬勃发展,以往以实用的写实艺术受到极大的挑战,中国画的意象写意审美更具有艺术广阔的拓展空间。

  吴冠中说:“脱离了具体画面的孤立的笔墨,其价值等于零。”表面看似很不错,其实,这句话是悖论。真实的情况是:只要笔墨落在纸上就有了具体画面!不信你试试。我们看宇宙万物:从宏观到微观;从大的到小的都那么自然而然。一滴水一块泥一朵云,哪怕树叶上一个微小的斑点都能成其为自然的个体和画面。所以不存在等于零的笔墨,墨一滴在纸上,就成为画面了,它可以是无名斑痕,可以是小虫,可以是尘土、苔草、泪花……无论是具象抽象但肯定是具体的画面了。而画面美不美就看作者的功夫,所以中国画最讲究用笔和用墨;一幅中国画如题材好,形式好,最后就看你的笔墨份量和特质好不好。

  当然,我们在创作过程中不能为笔墨而笔墨,笔墨是工具和技巧,是为中国画的写意精神服务的;反之,有了写意精神,笔墨就有了质的飞跃,就有了灵魂;看黄宾虹的画就有如此强烈的审美力量和感觉。

  国画的写意性靠笔墨表现,笔墨既是国画独特的形式语言,又是作品审美不可或缺的能体现作者技法成熟和高度的内容,是画家文化学识与风格的反映,能显露出画家内心的波动和人格力量。八大山人、徐渭、吴昌硕等画家,往往一笔下去既能写出对象的形象,又能反映对象的质感,并表现出画家本人的文化气息;如以上三位画家同样画墨竹,个个成竹在胸气象万千,风格却卓然不群,个性极为鲜明,一眼便能辩识是谁画的。

  现代画家黄宾虹在笔墨研究上到达极致,不仅本身有独特的笔墨特色,而且在笔法、墨法方面提出了许多创造性的理论观点,最重要的“平、留、圆、重、变”五种笔法和“浓、淡、破、积、泼、焦、宿”七种墨法,很值得我们借鉴学习。
















| 相关机构
人民网                       中国美术家协会                    北大文化书法网                     北京正德书画院                    环球文化网                     作家网
光明网                       中国书法家协会                    中国美术大观网                     中国艺术收藏网                    贸讯网
人民艺术微信公众号